828cloud

Data, Info and News of Life and Economy

Daily Archives: July 1, 2021

U.S. Initial Jobless Claims Dropped to a New Pandemic Low Last Week

Almost 15 million Americans are still receiving some forms of financial aids from the government

Source : Trading Economics and Bloomberg

Social Class in America

Noah Smith wrote . . . . . . . . .

It’s impossible to explain class in America, and I’m going to fail to do it today. But I have to try, because…well, because living in a class-stratified society bothers me, and that forces me to talk about it.

America is a class-stratified society. Class looms so large over our society that we don’t even see it, like a roof that’s so big we think it’s the sky. Only once we finally step outside do we look back at the towering edifice and cry “Holy shit, I never knew that was there!”

I don’t mean to claim that living in Japan for a few years gave me a nuanced and complete understanding of American social stratification. That would be a ridiculous claim. Nor would I argue that Japan is a completely classless society. But when you see top college graduates marry construction workers and food service workers show up to dinner parties with private equity people, you start to realize that the world doesn’t have to be the way it was in the place and time in which you grew up.

Every society does class differently, but every society also thinks about it differently. Americans are famously fond of saying that we’re part of the middle class, but in fact a fair number of us identify as working or lower class:

What we almost never say is that we’re upper class. This is of course realistic if we decide to define “upper class” as the very wealthy. Perhaps the merely somewhat-wealthy — the “I make $192,000 but I live in San Francisco” crowd — would prefer to hide their privilege. When the rakes and pitchforks come for the $192,000-a-year crowd, it’s always helpful to be able to point up the hill, to the even nicer houses, and say “It’s not me, it’s the people making $500,000 a year!” And those people will find it helpful to point even further up the hill and say “It’s not me, it’s those even richer people!”, until everyone is pointing the finger at Jeff Bezos.

There are some vastly wealthy people in Japan, but by and large they hide it; they do not live in opulent mansions, they ride the subway. Extravagance is a social embarrassment. In America we choose to hide our wealth in plain sight, in the fractal nature of the power-law curve; we can’t be The Rich, since there’s always someone ten times as rich. Thus is our “middle-class society” maintained, despite the fact that some people are going into debt to buy school lunches.

In Old England, class was something everyone talked about and no one did anything about; in modern America, class is something no one talks about and no one does anything about.

But in fact, class in America is far more complex than this simple story, because income and wealth are far from the only things that define your social stratum in this country. There are at least three other important factors that I can think of off the top of my head — race, education, and occupation.

Back in the dark days of the political hellscape that was 2015-16, there was a ferocious battle among the online portions of the Democratic base over race versus class. This was really a proxy for the Bernie-Hillary fight — a debate over whether Dems should try to win the election by turning out more minorities or by making a bid for the non-college White voters who were increasingly drifting to the GOP, but who Bernie seemed to appeal to. But in any case, the correct answer, which both factions of activists realized but neither could let themselves admit, was obviously “both”, because race influences class very deeply.

This is hardly unique to America. But since we’re such a diverse country, our racial class dynamics are hellishly complex. How your race affects your social stratum in America depends not just on what race you are, but on the racial composition and political climate of your town. Being Asian American in small-town Alabama is different than being Asian American in Seattle, even if you do the same job and make the same salary. As for ethnicity, it matters a great deal in some situations; in others, not at all.

When a pundit in America talks about the “working class”, the image they conjure is often implicitly a racial one — a White guy in a hard hat. These, after all, were the swing voters in the political battles of the mid-to-late 20th century, the Reagan Democrats who flipped over culture war issues. But the actual working class of America in 2021 is very diverse — a majority of construction workers, for example, are Hispanic or Black at this point, though of course it varies by region.

Take a walk through the Mission in San Francisco. Pop into a Walgreens, and as likely as not, the clerk behind the counter will be a Hispanic woman. If there is a working class in America, she is certainly part of it. Then hop on the BART and ride downtown; as likely as not, the train conductor will be a Black man. If there is a working class in America, he is certainly part of it. But in the fables we tell about “the working class”, both of these people are invisible.

You’d think they’d be very visible to the Left — to the Bernie-voting young warriors who championed a class-first politics in 2016. But bizarrely, I find that these people often have in mind an entirely different image of the working class — a member of the educated, downwardly mobile, mostly White “precariat”. In other words…themselves. A deli worker who graduated from Michigan State but can’t figure out what to do with her humanities degree; a struggling public school teacher; a writer for a leftist magazine who gets priced out of superstar cities by dastardly tech workers, etc. It is to the rescue of this precariat and their frustrated expectations that the government must ride, with student loan relief and free college and so on.

Conservatives, of course, will scoff at this. To them, class is generally defined not by wealth or income, but by education. As the American electorate becomes ever more polarized by education, Republicans become ever more resentful of the scholar-gentry who shame them for not saying “Latinx”. For wealthy Republicans the resentment must be all the more galling — to think, some nonprofit loser in Portland exercising cultural hegemony over titans of industry!

It’s not like the Republicans don’t have a point here. Though the economic fortunes of college grads have faded a bit in recent years, the earnings premium for a four-year degree is still around 80%. Potential income is important; a sheepskin from a good school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truly poor person and a temporarily embarrassed member of the upper middle class. There’s a real difference between someone who’s standing behind a cash register because that’s the best they can do to feed their family, and someone who’s there because they’re in denial about going to law school.

Still, throwing education into the maelstrom of American class just makes the whole thing more complicated. And then on top of that, there’s occupation. Karl Marx conceived of class as being closely tied to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 the proletariat were wage-earning laborers, the petit bourgeoisie were small businesspeople, and so on. The modern economy has progressed vastly beyond anything old Karl knew; we have a kaleidoscope of engineers, low-paid service workers, unionized semi-skilled auto workers, financiers, gig workers, consultants, online cryptocurrency shills, and so on.

And yet despite this endlessly proliferating complexity,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still matters for your class. A rich White boat dealer with a college degree is of a different class than an equally rich White software engineer who went to the same school. The biggest divide, though we don’t often talk about it, might be between knowledge workers and other workers; between those who benefit from the spillovers of ideas and capital that arise in superstar cities, and those who will do just as well living in the exurbs. Knowledge clusters have reshaped the entire geography of the nation; this has led to a divergence of class interests between the residents of the exurb and the denizens of the megalopolis.

Class in America is thus so complex, so multidimensional and fragmented, that it requires an enormous amount of cultural capital just to navigate. To decide whether someone is a suitable spouse for your child — perhaps the ultimate determinant of class in any society — requires solving a hard computational problem. You have to evaluate their income and their potential income; their wealth and their family’s wealth; their occupation and their career prospects; their race and their racial politics; and their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all the interactions between those things. And you have to do it all while studiously pretending to yourself that you live in a middle-class society where anyone can be anything they want to be.

And so we wander through our country as if in parallel realities. We walk through teeming, crowded cities where only a few other people really exist — the other residents of our tiny stratum. Our class equals are real to us, manifesting in living color — people we might laugh with, do deals with, make love with, confess our frustrations to. The members of adjacent classes are a bit less real — washed-out caricatures we deal with using simple heuristics. And the members of distant classes are mere shadows to us — moving objects to be avoided on the street, automated kiosks to service our economic needs, statistics in our daily news. The Walgreens cashier, the BART conductor — who could they ever be to you? And who could you ever be to them?


Source : Noahpinion

Video: Spot Robots Dancing to the Tune of BTS’s “IONIQ: I’m On It.”

Maker of the Spot robots, Boston Dynamic, is now part of the Hyundai Motor Group.

Watch video at You Tube (1:17 minutes) . . . .

Chart of the Day: Looking at Long-term Data Rising Inflation in the U.S. Seems Less Severe

Source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經濟學人》編輯談中共百年﹕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和平演變的可能性是零

wrote . . . . . . . . .

2012 年,習近平獲選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接替胡錦濤,成為中國第五代最高領導人。

此後,中國出現許多重大改變﹕反腐打貪、中國夢、戰狼外交、取消連任限制,言論自由收緊,連小熊維尼都變敏感詞。

不少論者認為上述全可歸功習近平。然而《經濟學人》有另一觀點。在中國共產黨 100 周年前夕,這本老牌雜誌以「中國共產黨一百年 權力與偏執 (Power and Paranoia)」為封面主題,並出版了一份特別報告 (Special Report),分析習時代中國共產黨的全貌。報告長 11 頁,分成 9 部份,分別談論中共的起點 (The beginning)、內憂 (Internal rifts)、監控 (Surveillance)、商業 (Business)、黨籍 (Party membership)、國外活動 (Going abroad) 與未來 (The next century)。

報告特點之一,是從結構性角度分析共產黨面對的問題,進而解釋習近平採取了甚麼手段應對。在此脈絡下,與其說習近平是積極進攻的「前鋒」,不如說他是個「後衛」,固守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權。

這番論述有何根據?背後思路又是如何?就此,《立場新聞》訪問了報告撰寫人、《經濟學人》中國線編輯 James Miles。

James Miles 是資深中國線記者。1984 年大學畢業後,他就從英國遠赴香港,加入《南華早報》。1986 年,他遷至中國繼續傳媒工作,1988 年成為 BBC 北京辦公室主任。1995 年來到香港,見證主權移交,其後返回倫敦,繼續以資深中國事務分析員身分工作。2001 年,他加入《經濟學人》;2014 年成為該雜誌的中國線編輯。

緊貼中國多年的經驗,使 Miles 的目光不只停留於習近平時代,也看到習上任前已萌生的諸多結構性問題﹕黨內高層不忠、與基層疏離、社交媒體帶來新輿論空間。

在與《立場》的訪談中,Miles 認為,習近平的許多政策,甚至其前任胡錦濤的一些舉措,目的都在解決上述問題。由此,儘管許多人會將近年中國政治巨變歸因於習近平,但 Miles 認為,中共可能在 2012 年已有共識,認為這些問題需要習近平這種領導人處理。

不過共產黨走到今日的地步,在 Miles 而言還是始料不及的。在 80 年代,Miles 也曾經認為,共產黨二、三十年後,有可能變得更自由。只是,在往後的日子,有幾個轉捩點改變了他的想法。

其一是六四。六四讓他發現中共面對民眾抗議,斷然敢以武力鎮壓。於是他明白,民眾壓力不會能夠迫使共產黨改變。

後來,在 2001 年中國加入世貿前後,其全球化的步伐讓 Miles 有過比較樂觀的時刻;但在 2008 年,他又看到中國民族主義崛起,以及越來越多中國人為保護自身利益,對民主持懷疑態度、甚至反感。2012 年,習近平上台。至此,在 Miles 眼中,中國「和平演變、政治放鬆的可能性就變成零」。

Miles 認為,畢竟對中國而言,最重要還是如何保持權力。他說,近期中國對香港的所作所為,正是「一種提醒」﹕「中國共產黨如果面臨它認為是致命的危險,它會採取最嚴厲的措施來鎮壓」。

更何況,就結果而言這種措施(就中共看來)也沒甚麼不好—— Miles 觀察到,香港國安法實行後,許多跨國公司其實沒有撤走,甚至可能有一部分企業認為,「動亂沒有了,生意更好做」。這現象可能會令共產黨更加堅信,它打壓香港是正確。

鐵腕政治不一定會趕跑外資—— Miles 認為,中共早就意識到這一點了。他說,當年六四事件後,許多西方國家都有發言,要求釋放異見人士之類;商界可不管這些,它們只看到中國的巨大市場。今日,中國對異見人士的壓逼沒有改變,改變了的是,它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

不過在訪談末段, Miles 也說,並不是一切都在中國掌握之中。他認為中國可能低估了近年西方國家對它的反感。畢竟,90 年代初還有一部分人相信中國會發生和平演變,而「現在這種人很少了」。

2021 年的 G7 峰會聯合聲明多次提及中國,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

至於未來走勢,與許多分析家同樣,Miles 認為中共最大風險還是在於權力交替。他說,就現時所見,習近平在明年的二十大後估計還會執政最少五年,但人不可永生,棒還是得交,只是,怎樣交?

「如果因為什麼意外原因,例如身體原因或黨內政治原因,他(習近平)必須退休,甚至是個人遇難,那中國的政治很可能會面臨動蕩。」Miles 說。


立﹕立場新聞
J﹕James Miles

「習近平執政的時候,中國面臨非常大的社會、政治風險」

立:你的「特別報告」主題是中共一百周年,但內容談的主要是習近平政府。按我理解,你是從一個結構性角度看中共面對的問題,再看習近平怎麼解決。

J﹕習近平執政的時候,中國面臨非常大的社會、政治風險。要對習近平執政時期做分析,必須了解他在 2012 年面臨的這些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黨內高層不忠。重慶的薄熙來在習近平執政前,顯然已對他構成危險。你可以說,薄熙來是改革開放以來,首個顯示現代政治家面貌的人。他不是用傳統黨內渠道增加政治權利,而是直接和人民說話,利用社會媒體擴大影響力。他一方面打倒腐敗,另一方面支持貧困群體,給他們蓋新房子。全國都知道重慶有薄熙來這麼一個人,都知道他關心普通老百姓的困難。

習近平擔心黨內可能出現分裂。1989 年天安門廣場示威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黨內高層鬥爭。黨內團結是非常重要的,習近平執政時考慮的就是黨內高層是否團結。顯然不是。有薄熙來、周永康,還有一些其他高級領導人,顯然是搞團派的。習近平擔心的是這個。

另一問題是社會問題。過去大約十年,中國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社會階層,就是中產階級。它迅速地擴大,而且兩三年前,它開始普遍利用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互相聯繫。他們當中有些人關心社會、政治上的問題,有各種顧慮的人民可以利用新的電子工具組織抗議活動。習近平第二是關心這個。

第三是關心黨的結構變化。在基層,共產黨幾乎是不存在的,因為大多數城鎮居民替民營企業工作,單位裡面沒有共產黨。他們的社區是有共產黨的,但非常弱小,沒人知道黨員是誰。所以基層人民一般生活很少和黨有接觸。這等於是共產黨的根基幾乎消失了。所以,從 12 年到現在,他加大共產黨,回復共產黨的基礎建設,把「紅基因」注射給民營企業,回復 80 年代前黨控制社會的能力。

「習近平執政以來,. . . 明顯地把 80 年代談的『黨政分開』加以否定」

立:習近平上台是 2012 年。2011 年中共 90 週年時,你是怎麼寫中國的呢?

J:我當年也寫了一份特別報告給《經濟學人》。

那時候不是專門寫共產黨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面臨的問題。因為十年前,共產黨的問題不是很突出。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黨內鬥爭的重要性。我們已經注意到薄熙來當時比較特殊的執政方法,但他到底在黨內造成甚麼問題,我們還不太清楚。

另外,共產黨當時大概還沒開始在基層加大黨建工作。雖然黨建工作一直是共產黨非常關心的問題,但它並不是中國領導人最關心的問題。

還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十年前,中國領導人自己也不那麼強調共產黨的作用。當然,他們強調共產黨領導一切,但習近平執政以來,他不止強調共產黨領導一切,也很明顯地把 80 年代談的「黨政分開」加以否定,說政府和黨應更加統一。去年抗疫,習近平強調的就是黨的作用,而不是政府的。

立:很多人把中國近年的改變說成是和習近平自己性格有關。比如說,他想維持自己的權力,於是修改規則讓自己可以永遠連任。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J:這問題非常重要﹕到底我們看到的是和習近平自己有關係,還是黨內在 2012 年時已經出現共識,就是中國面臨的問題必須有一個像習近平這樣的領導來處理?這問題非常難回答。

現在,我們分析中國高層內部情況比改革開放任何時候都要困難。我記得 80 年代在北京當記者的時候,我們都比較清楚鄧小平是甚麼人,他怎麼看中國問題;趙紫陽又是甚麼樣的領導人,他和所謂保守派又有甚麼分歧……雖然具體細節不太清楚,但總的環境是比較清楚的。你看報紙就知道,有兩種聲音﹕有改革派的,也有保守派。

但現在是完全統一。共產黨控制媒體的能力大幅增加。所以我們還是不太清楚到底現在看到的是和習近平個人有關,還是他做的是代表更廣泛的黨內高層的想法和願望。非常難說。

「我記得 80 年代,作為外國記者,所有活動都被監控」

立:習近平上台後對中國媒體和一切的操控,是過往以來最強的嗎?

J:每個年代都有它不同的環境。我記得 80 年代,作為外國記者,所有活動都被監控。你去訪任何人,他單位的黨的書記、社區的黨的書記,馬上會知道。你出門會有人跟蹤,打電話也經常被竊聽;但是 80 年代某程度上大的政治環境還是比較自由。這是有點矛盾的。

然後六四以後,對外國記者的鎮壓手段非常明顯。當時我是英國廣播公司 (BBC) 記者,每次出門都被跟蹤,你和任何人說話都會有人靠近,像是竊聽,反正是受關注。便衣到處都是。

所以你不能說現在是管控最嚴的時候,但可以說現在跟 80 年代和 90 年代初的環境有很相似的地方。

「中國的老百姓 . . . 越來越多人對中國政治民主化開始持懷疑態度,甚至反感」

立:如你所說,1989 年前有陣子中國是挺開放的。現在很多人聊一個話題,就是那時候外國的政治學家、媒體,甚至香港人,總體都有個共識,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後,民主也會一起出現。現在的討論焦點是,習近平上台後某程度上否定了這套想像。原來一個國家經濟發展起來後,民主可以不用一起發展。

你在 80 年代有過這套想像嗎?

J:當時還沒發生六四和蘇聯東歐的巨變,很少會有分析家認為共產黨會垮台。89 年後,尤其是蘇聯垮台後,比較普遍的想法是中共也會面臨(與蘇聯)同樣的問題。但因為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後來又越來越少分析家認為(中共)短期內會垮台。

所以,80 年代我也是想,共產黨再過 20 年、30 年,有可能會變成一個更自由的國家。可能共產黨還在執政,但總的政治環境會寬鬆得多。不止是外國分析家,國內知識分子主要也是這麼想。

立:這想像在往後的日子有無改變?

J:完全改變了。

六四以後我覺得(知識份子)形成一個共識,就是共產黨面對致命的危險時,敢用武力鎮壓。它不像蘇聯或者一些東歐國家,面臨危機時不敢用武力。中國共產黨顯然是敢用的。所以,第一,來自民眾的壓力不會迫使共產黨慢慢改變它的政治制度。

第二,2000 年左右,中國考慮入世(世界貿易組織)的時候,還有一部份分析家認為中國加快全球化、跟國際經濟接軌,可能會導致政治方面慢慢放開。我當時也是持比較樂觀的態度,雖然不認為這 100% 會發生,但還是覺得政治上有可能會放鬆。

2008 年是個轉捩點。我認為從西藏騷亂1開始,到全球金融危機,大幅影響整個中國的政治環境。第一是民族主義意識增強,第二是對西方經濟和政治的普遍懷疑。之後,我們一方面看到中國經濟繼續增長,另一方面中國的老百姓——雖然可能還有一部份人對民主化有需求——越來越多人對中國政治民主化開始持懷疑態度,甚至反感,認為它可能會對他們目前的利益造成威脅。

以後再加上習近平的執政方式,和平演變、政治放鬆的可能性就變成零了。

立:在胡錦濤時代,你對政治放鬆的可能性又是怎麼想的呢?

J:我還是覺得可能性不特別大。因為你還是要考慮,放鬆的話,肯定會有越來越多人,尤其是知識份子,開始探索更加自由的執政發展道路。就是說,你一放鬆,就會有一部份知識分子開始探索政治紅線在哪。

在 2012 年還有一些人認為,習近平可能是另一種領導人,比較開明,願意考慮政治體制改革。他執政以後,很快就有一部份知識分子開始公開要求所謂憲政,於是發生了南方週末的事件2。由此習近平很快就意識到,黨內和黨外的政治壓力確實是對共產黨的威脅。在那以後,沒有人,包括我,期望共產黨會真正地、持久地放鬆政治環境。

立:這就是為甚麼你在特別報告寫道,「習近平 . . . 在國內外公開起弶。而他的前任胡錦濤,早已開始這樣做。(flexes those sinews openly, at home and abroad. His predecessor, Hu Jintao, had already begun this process.)」所以,雖然很多人的看法是習近平上台後中國政策才較強硬;但對你來說,胡錦濤時代已經開始了。

J:對。胡錦濤最後三、四年已經開始這個發展趨勢。雖然普遍還是認為,胡錦濤是個比較軟弱的領導,可能較膽怯於對自由派知識分子施加壓力,但其實這(強硬)趨勢已經開始變得明顯。

「它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考慮老百姓需求的政黨」

立:你的分析似乎建制於一種假設,就是整個共產黨的主要目標就是維持現在的地位。這和歷史上很多政黨都不同。就算是蘇共,他們也很重視意識形態,例如怎麼把共產主義帶到世界各地;而在你的分析,中共幾乎是唯一的目標,就是怎麼讓自己生存下去。

J:這是最重要的目標,但不是唯一。它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滿足最大多數,尤其是城市居民有關經濟增長和改善的需求。所以它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考慮老百姓需求的政黨。

至於你說意識形態的對外宣傳,我覺得這並不重要。中國在國外最大願望是創造一個不批評共產黨的政治環境,而不是要西方國家變成習近平思想社會。他們知道我們對共產主義非常反感,這是不能改變的。但最起碼,他們要西方接受共產黨、不批評共產黨,這確實和蘇聯不一樣,蘇聯是想把其他國家共產主義化。

立: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基礎是從蘇聯借過來的。是哪個時間點、什麼原因,讓中國共產黨失去意識形態的堅持,變成單純是你在特別報告中形容的「實用主義」?

J:那顯然是毛澤東時代各種各樣政策的失敗。經濟崩潰、大規模饑荒、文化大革命的動亂,甚至接近內戰,全是失敗的。所以以後只能完全改變,放棄一些馬克思主義、毛澤東主義的核心理論。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主要內容就是這樣。雖然他沒公開講,但意思就是放棄馬克思主義,讓中國按照現實經濟需求改革,而不考慮思想。

「現在香港政治環境迅速變化,那是當時沒有人想到、或者是不敢想的」

立:接下來想與你談談香港。我知道你總共在香港待了三、四年?

J:84 年來香港,85 年走;95 年回來,然後一直到 98 年,差不多三、四年吧。

立:你在香港有什麼回憶嗎?記得那時候香港是什麼樣子?

J:我 95 年來香港,是為報道英國撤走、97 年回歸的新聞。

當時印象很深的是,好多香港公民還是對六四有深刻印象,對共產黨持懷疑態度。然而 97 年 7 月 1 日後,其實政治環境變化不特別大。就是說,批評政府(的聲音)還是有的,比較自由的媒體還是有的,民主派人士還是沒有受到明顯政治壓力。雖然民主化還沒開始加快,但實際上(97 後的香港)和她作為英國殖民地,政治環境可以說差不多。

所以,現在香港政治環境迅速變化,那是當時沒有人想到、或者是不敢想的。那時候沒人想到,這麼快的時間內(中共)把香港的政治環境推倒。

所以,最近這一年在香港看到的,也是一種提醒,就是說中國共產黨如果面臨它認為是致命的危險,它會採取最嚴厲的措施來鎮壓。它沒有動用武力,但它用法律,保持它對香港行使主權的能力。它的反應跟 89 年相比,儘管方式不同,但思維方式相似。

「有可能共產黨認為,現在它(對香港)採取的措施完全是對的」

立:對於香港在中國的角色,有兩種看法。一種覺得香港作為中國對外門戶,甚至中國官員放存款的地方,還是有很重要的地位;另一種看法認為,中國很多城市已經發展起來,如上海、深圳等,其實香港已經可有可無,把她壓死也可以。你怎麼看?

回:我還是認為香港的經濟作用非常重要,就因為你剛才講的那些原因。中國和世界經濟往來,香港的作用非常大。中國肯定認識到這一點,只是最重要的還是政治。如果共產黨覺得香港動亂控制不住,那麼最重要的還是把社會穩定下來,哪怕它採取的措施可能會造成一些商人的擔心。

然後,中國可能意識到,國家安全法實行以後,其實國際跨國公司沒撤走。可能有一部分認為現在動亂沒有了,生意更好做。所以有可能共產黨認為,現在它採取的措施完全是對的。兩個目標都達成了﹕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

立:西方有個講法是企業通常不喜歡政治變化難測,中國的「人治」會影響外資興趣。但現在我們的確看到,國安法推動之後,挺多公司比如匯豐銀行,反而增強在香港的業務。

「他們(中共)可能沒有完全考慮西方國家對中國最近幾年的反感,也是特別大」

J:我想共產黨早就意識到,西方民主自由制度有點矛盾。就是說,大家對民主和自由非常關心,但經濟基礎上關心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利潤。

90 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加快,雖然當時很多西方政府還是經常提到六四鎮壓,要求中國釋放異見人士等,但西方公司不考慮這個,只考慮中國市場規模大,賺錢機會多。所以現在跨國公司在香港的行為,可能不是他們沒想到的。

但是,他們可能沒有完全考慮西方國家對中國最近幾年的反感,也是特別大﹕走向保守、走向民族主義、鎮壓自由派知識分子、在新疆大規模鎮壓維吾爾族……不像 90 年代初還有一部分人認為中國可能發生和平演變,現在這種人很少了,所以(西方)對中國的態度強硬得多。對中國共產黨的懷疑,現在是西方一種主流思想,而且很有可能是持久的。我覺得他們可能沒有完全掌握這一點。

立:你的特別報告最後一個部分講未來展望。很多人分析說習近平下台,進行權力交替的時候,因為機制沒有建立起來,可能會出現動亂。你怎麼評估共產黨往後的發展?

J:我認為這種分析是有根據的。每次面臨政治權力交接,從毛澤東到華國鋒,從華國鋒到鄧小平,鄧小平第一個接班人胡耀邦被推倒,趙紫陽在 1989 年遇到同樣情況 . . . 這不止是黨內鬥爭,也是社會穩定、政治制度可持續性的問題。從 1949 年到現在,可以說只發生過一次比較穩定的政治權力交接,就是從江澤民到胡錦濤,而這也不是完全順利,江澤民還是把軍委主席一職保留了兩年,這意味他自己也不太信任政治權力交接,或者他不願放棄自己的政治權力。然後 2012 年就發生了薄熙來、周永康和習近平的鬥爭。

這是共產黨最大的問題﹕作為一黨專政的政治制度,政治權力交接是個他們完全沒有解決的問題。而且,習近平看起來完全不願意放棄政治權力。很有可能明年的二十大以後,他還會執政起碼五年,甚至是更長時間。到現在,我們還看不到有什麼接班人。所以,如果因為什麼意外原因,例如身體原因或黨內政治原因,他必須退休,甚至是個人遇難,那中國的政治很可能會面臨動蕩。

我覺得,在他經常提到的風險當中,這可能、甚至肯定是最大的風險。如果黨內能團結,其他的風險都能控制。但如果發生分裂,就非常難辦了。


[1]﹕發生於 2008 年。當時部分藏族人士為記念 1959 年武裝起義 49 周年而舉行示威抗議,後來演變成族群衝突,造成 18 名平民死亡。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聲稱,此次騷亂是由分離主義分子挑撥,由達賴喇嘛「有組織、有蓄謀、精心策劃和煽動起來的」。達賴喇嘛對此予以否認,說此次騷亂是由藏人廣泛不滿引起。自此以後,中國政府在全藏展開愛國教育運動,並增派工作組人員和駐軍。

[2]﹕指 2013 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當時《南方周末》工作人員稱,因受中共宣傳部壓力,大幅刪改新年特刊中的新年致辭等內容,因而產生數個常識性錯誤。事件引發《南方周末》採編人員抗議,亦引發全球媒體關注中國審查制度及新聞自由。


Source : The Stand News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在中华民族历史上,都是一个十分重大而庄严的日子。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同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回顾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展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首先,我代表党中央,向全体中国共产党员致以节日的热烈祝贺!

  在这里,我代表党和人民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这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光荣!这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光荣!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

  同志们、朋友们!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伟大的民族,有着5000多年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蒙辱、人民蒙难、文明蒙尘,中华民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劫难。从那时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

  为了拯救民族危亡,中国人民奋起反抗,仁人志士奔走呐喊,太平天国运动、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接连而起,各种救国方案轮番出台,但都以失败而告终。中国迫切需要新的思想引领救亡运动,迫切需要新的组织凝聚革命力量。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紧密结合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深刻改变了近代以后中华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进程,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深刻改变了世界发展的趋势和格局。

  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的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一切创造,归结起来就是一个主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百折不挠,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我们经过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了根本社会条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奋斗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华民族任人宰割、饱受欺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消灭在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剥削压迫制度,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战胜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颠覆破坏和武装挑衅,实现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实现了一穷二白、人口众多的东方大国大步迈进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飞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奋斗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也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我们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确立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战胜来自各方面的风险挑战,开创、坚持、捍卫、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历史性转变,实现了从生产力相对落后的状况到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的历史性突破,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奔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充满新的活力的体制保证和快速发展的物质条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奋斗向世界庄严宣告,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中国大踏步赶上了时代!

  ——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自信自强、守正创新,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创造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持依规治党、形成比较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战胜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明确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战略安排,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更为完善的制度保证、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更为主动的精神力量。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奋斗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

  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大无畏气概,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这一百年来开辟的伟大道路、创造的伟大事业、取得的伟大成就,必将载入中华民族发展史册、人类文明发展史册!

  同志们、朋友们!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

  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在长期奋斗中构建起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锤炼出鲜明的政治品格。历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传。我们要继续弘扬光荣传统、赓续红色血脉,永远把伟大建党精神继承下去、发扬光大!

  同志们、朋友们!

  一百年来,我们取得的一切成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结果。以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立了彪炳史册的伟大功勋!我们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此时此刻,我们深切怀念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为中国共产党建立、巩固、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深切怀念为建立、捍卫、建设新中国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深切怀念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深切怀念近代以来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顽强奋斗的所有仁人志士。他们为祖国和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永载史册!他们的崇高精神永远铭记在人民心中!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我代表党中央,向全国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向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各人民团体、各界爱国人士,向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公安干警和消防救援队伍指战员,向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向统一战线广大成员,致以崇高的敬意!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和台湾同胞以及广大侨胞,致以诚挚的问候!向一切同中国人民友好相处,关心和支持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各国人民和朋友,致以衷心的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要用历史映照现实、远观未来,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中看清楚过去我们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从而在新的征程上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牢记初心使命、开创美好未来。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中华民族近代以来180多年的历史、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100年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70多年的历史都充分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系、命运所系。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坚持党的全面领导,不断完善党的领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牢记“国之大者”,不断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不断为美好生活而奋斗。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中国共产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与人民休戚与共、生死相依,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任何想把中国共产党同中国人民分割开来、对立起来的企图,都是绝不会得逞的!9500多万中国共产党人不答应!14亿多中国人民也不答应!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紧紧依靠人民创造历史,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站稳人民立场,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尊重人民首创精神,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和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我们党的灵魂和旗帜。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实事求是,从中国实际出发,洞察时代大势,把握历史主动,进行艰辛探索,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指导中国人民不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全面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继续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自己的路,是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立足点,更是党百年奋斗得出的历史结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立足新发展阶段,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推进科技自立自强,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依法治国,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强盛、中国美丽。

  中华民族拥有在5000多年历史演进中形成的灿烂文明,中国共产党拥有百年奋斗实践和70多年执政兴国经验,我们积极学习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有益成果,欢迎一切有益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但我们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将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昂首阔步走下去,把中国发展进步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坚持党指挥枪、建设自己的人民军队,是党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得出的颠扑不破的真理。人民军队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是保卫红色江山、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柱石,也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强大力量。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贯彻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强军、人才强军、依法治军,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以更强大的能力、更可靠的手段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不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平、和睦、和谐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来一直追求和传承的理念,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没有侵略他人、称王称霸的基因。中国共产党关注人类前途命运,同世界上一切进步力量携手前进,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以中国的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中国共产党将继续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坚持合作、不搞对抗,坚持开放、不搞封闭,坚持互利共赢、不搞零和博弈,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动历史车轮向着光明的目标前进!

  中国人民是崇尚正义、不畏强暴的人民,中华民族是具有强烈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的民族。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欺负、压迫、奴役过其他国家人民,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同时,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是中国共产党不可战胜的强大精神力量。实现伟大梦想就要顽强拼搏、不懈奋斗。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同时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始终居安思危,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和安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认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带来的新特征新要求,深刻认识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带来的新矛盾新挑战,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逢山开道、遇水架桥,勇于战胜一切风险挑战!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加强中华儿女大团结。在百年奋斗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统一战线摆在重要位置,不断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最大限度凝聚起共同奋斗的力量。爱国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

  新的征程上,我们必须坚持大团结大联合,坚持一致性和多样性统一,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广泛凝聚共识,广聚天下英才,努力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形成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生动局面,汇聚起实现民族复兴的磅礴力量!

  ——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不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我们党历经千锤百炼而朝气蓬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始终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应对好自身在各个历史时期面临的风险考验,确保我们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

  新的征程上,我们要牢记打铁必须自身硬的道理,增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的政治自觉,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继续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不断严密党的组织体系,着力建设德才兼备的高素质干部队伍,坚定不移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坚决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确保党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确保党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

  同志们、朋友们!

  我们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落实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落实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特别行政区社会大局稳定,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要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包括两岸同胞在内的所有中华儿女,要和衷共济、团结向前,坚决粉碎任何“台独”图谋,共创民族复兴美好未来。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强大能力!

  同志们、朋友们!

  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一百年前,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思想火炬,在风雨如晦的中国苦苦探寻民族复兴的前途。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一代代中国青年把青春奋斗融入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

  同志们、朋友们!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只有50多名党员,今天已经成为拥有9500多万名党员、领导着14亿多人口大国、具有重大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第一大执政党。

  一百年前,中华民族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派衰败凋零的景象。今天,中华民族向世界展现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正以不可阻挡的步伐迈向伟大复兴。

  过去一百年,中国共产党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现在,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又踏上了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

  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党中央号召你们,牢记初心使命,坚定理想信念,践行党的宗旨,永远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始终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继续为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懈努力,努力为党和人民争取更大光荣!

  同志们、朋友们!

  中国共产党立志于中华民族千秋伟业,百年恰是风华正茂!回首过去,展望未来,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全国各族人民的紧密团结,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光荣、英雄的中国人民万岁!


Source : 新华网